业务主管单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保研究 > 科研论文
 
企业年金计划的定位与分析 (作者:杨燕绥 李学芳)
   时间:2008-03-25

——基于法人制度对企业年金计划的构想

杨燕绥 李学芳

    企业年金计划是一个什么样的主体?其自身结构以及特性是什么?该计划下的相关参与主体在计划中各扮演什么角色?计划中的权利和义务如何分担?在计划运营过程中出现纠纷时该由哪一方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这些都是在企业年金运营过程中出现的实际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明确企业年金的定位,对企业年金有一个清晰的判定和认识。
    一、界定企业年金计划的必要性
    中国的企业年金制度发展至今,已经取得了一系列成就。首先,明确了企业年金的运营模式——信托模式;其次,出台了相关法规、文件,如2004年5月1日颁行的企业年金两个办法和随后出台的一系列配套文件;再次,通过一系列文件和行政措施,规范和引导了年金市场的发展,如对企业年金从业机构资格的认定等。中国的企业年金,日新月异,积聚了大量甚至过量的期待、热情和能量。
    但是,与成就伴行的是诸多问题。问题不一而足,诚如世行专家在2007年9月最新的政策短报告中所分析的那样,问题主要体现为如下几方面:(1)制度的覆盖面小;(2)制度的混合设计模式使得监管面临更多问题;(3)没有建立足够的法律框架来扩大覆盖面和提供适度的保障;(4)投资控制框架尚不能为私营部门管理的养老基金提供适当的指南;(5)企业年金的监管资源水平与该体系的规模和复杂性不相称;(6)缺乏统一的监管战略和明确的监管权力划分。
    实际上,这些问题以及本文开篇所提及的一系列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最核心问题的解决——企业年金计划的定位。因为在企业年金制度安排中,所有的基金、所有的参与主体,所有的制度都是围绕企业年金计划而展开。
    二、企业年金计划“法人”性质的合理性分析
    考察企业年金研究的相关成果,虽然文献研究浩如烟海,对各种问题的研究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是,从企业年金计划这一视角对企业年金制度进行的研究少之又少。而在涉及企业年金计划研究的文献中,大多是浅谈辄止,少有深入剖析的文章。不过,王礼平在《中外信托制度问题研究》中的“基金法人”的提法,与笔者不谋而合。本文中,笔者将把“基金法人”加以展开,结合法人制度的相关法理、《公司法》、《信托法》以及2004年5月1日颁行的企业年金两个办法,对企业年金计划进行重新定位,明确其内部组织架构和外部运营模式。
    法人制度是民法中最深邃的制度,其发端于罗马法的“社团”,开创于1900年《德国民法典》,此法典中开创了自然人和法人的二元主体架构,这也成为后来大陆法系各国所遵循的立法惯例。英美法系虽然没有与大陆法系“法人”相对应的词汇,但是用corporation来表示公司社团、组合等团体概念,并赋予其中一部分法人人格。法人人格在一定程度上是独立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代名词。法人制度,究其根本是为确立团体以法律上之主体地位的重要法律形态和规制。
    我国1929年《中华民国民法典》承认了法人主体类型,1986年《民法通则》规定了法人制度,认为“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同时,法人的成立要件有四:(1)依法成立;(2)有必要的财产或者经费;(3)有自己的名称、组织机构和场所;(4)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返观企业年金计划,可以发现其与法人在许多根本问题上有共通之处。
    企业年金计划,是一些有共同目标的人为实现共同目标而依法结成一定团体,并基于一定的行为准则对计划下的基金进行管理以确保其安全、流动、收益的人、财、事的聚合体。其非自然人,且其在实际运营过程中需要以自身名义参与大量的民事活动,涉及大量对于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界分问题,因此迫切需要有独立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以解决由此而产生的诸多界定不明、权责不分、责任混乱问题。
    同时,在现有实践中,虽然相关法规尚未明确企业年金计划的法人资格,但是现有法规的一些规定和实际做法,却是在无形中按照法人的成立要件在规范企业年金计划。
    根据《关于企业年金方案和基金管理合同备案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35号),首先,企业年金计划的建立需要首先备函并有登记号。其次,企业年金计划之所以建立,恰恰是因为存在各方聚集并需要保值增值的资金。再次,企业年金计划是一个合格计划,在享受国家一定税收优惠政策的同时,尚需接受国家相关法规、政策的制约,在建立计划之初,其本身也需要建立确定的企业年金方案就相关重要问题加以提前规制。复次,企业年金计划在运营过程中,必然具有相关的管理机构,而这些相关管理机构的存在,又必然会产生一些实际与虚拟的场所。最后,探究当前关于企业年金的诸多理论、法规以及实务,可知在最终的责任承担上,企业年金计划是需要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这一点勿庸置疑,唯一存在疑问和争议的,在于是由企业年金计划中的哪一个管理机构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即如何在企业年金内部分责问题。
    由上述可见,企业年金计划既有成为法人的迫切需要,又符合《民法通则》中对于法人的成立要件的设定,因此,虽然现有法规尚未明确给企业年金计划定性为“法人”,但是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企业年金计划具有“类法人”性质。
    我国的《民法通则》规定将法人分为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和社会团体法人四类,但是这种分类方法是存在缺陷的,这一点在当前理论界已经基本形成共识,在未来的民法典立法中,法人的分类也将有望遵循大陆法系高度一致的划分方法——公法人与私法人“二分法”,其中又将私法人根据设立基础的不同分为“社团法人”与“财团法人”,在社团法人中又包括“营利法人”与“公益法人”。
    因为财团法人是在捐赠基础上形成的法人,且其财产所有权的客体基本上为非生产资料性质的物质财富,其设立目的不是为了营利,所以,以保值增值为设立目的之一的企业年金计划,不能划属为财团法人,而只能认定为社团法人;同时,由于公益法人是以公益为其活动目的的法人,不以营利为目的,而企业年金追求安全、流动与收益,收益性决定了不应将企业年金计划划属公益法人,而应将其归类为社团法人中的营利法人。
     综上,企业年金计划需要被认可为一种法人,如果将其命名为基金法人,则这种基金法人属于传统大陆法系中的社团法人中之营利法人。在营利法人中,公司自17世纪初出现后发展至今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理论框架和制度基础,其内部组织结构也已经趋于成熟,日臻完善,因此,在下文中我们将以公司作为主要参照物,

    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中寻求企业年金计划的可借鉴之处。
    三、企业法人与“基金法人”的治理机构比较
    我国目前法人的主要类型为企业法人,其中又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典型的法人形式。基于分权与制衡这样的法人机关各机构间处理关系的核心原则,社团法人机关(尤其是股份有限公司)一般是由三个层面的机构组成。这三个层面包括:权力机关、执行机关和监察机关。
    具体到公司来说,是通过图1中的机构设置来实现分权制衡原则的。

    其中,需要强调指出的是:
    第一,董事会通过委托代理关系任用的各部门经理基于委托代理关系对董事会负责,各部门分工明确,权责明确,有负责财会的财会部门、负责市场的商场营销部门等,在公司运营中还涉及其他中介机构,如为公司提供服务的投资顾问公司、信用评估公司、精算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  
    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的规定:公司的财会部门需要依法单独建立,独立于董事会,以实现钱权分离;同时出纳和会计分开,以实现钱账分离。
    与此同时,根据企业年金相关理论、实务以及2004年5月1日颁行的企业年金两个办法和一系列配套措施的规定,探察当前我国企业年金制度的内部治理机构,可得到如图2框架:

    其中,企业年金计划中所涉及的各机构及其相关职责为:
    第一,企业年金委托人——《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第二条规定:“设立企业年金的企业及其职工作为委托人”,据此可知,企业年金委托人为企业和职工。
    第二,企业年金受托人——指企业年金理事会或法人受托机构,是主要执行“机构”,具有全权责任,受委托人所托——此处是信托关系,两者需要签订书面信托合同,负责企业年金计划的投资、运营等事务,可根据实际情况需要再选择其它功能管理人,但是需要明确的是基金法人中的受托人,不能再兼任此法人中的托管人,以保证“钱”“权”的分离。
    第三,托管人——受受托人委托管理基金,理论上与公司的出纳是一样的。
    第四,账户管理人——受受托人委托管理账目,理论上与公司的会计是一样的。
    第五,投资管理人——受受托人委托管理基金的投资运营,此管理人直接与市场挂钩,基金是否能增值与之直接相关。
    除此之外,根据《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的规定,企业年金计划运营中也涉及第三方中介机构,即为企业年金管理提供服务的投资顾问公司、信用评估公司、精算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
    另外,需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
    第一,在企业年金计划中,缴费人和受益人二位一体,是一致的。这也就意味着企业年金信托中的委托人和受益人具有很大程度上的一致性,构成了企业年金信托之于其它信托的特殊性。
    第二,实践中不乏强势的、有实力的董事长同时兼任总经理的情况,在企业年金计划中,这种情况也可能出现。如当前中国企业年金的主要参与者多为大型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成立的年金理事会本身实力雄厚,如果其符合现有法规规范的企业年金功能管理人资格,在不违背“钱权分离”和“钱账分离”的原则下,也可以担当相应的角色,即成为基金法人的“董事长”和“经理”。
    第三,虽然一个基金法人中的受托人不能再兼任此基金中的托管人,但是同一主体可以在不同基金法人中同时拥有不同身份,如在甲计划中担任受托人同时在乙计划中担任托管人。这就如同一个人在甲公司担任董事长,又同时在乙公司担任出纳是一样的道理,但是前提有三个:第一是甲和乙同意,第二是此人有实力同时担任两项事务;第三是要注意竞业禁止和行业竞争问题。
    四、基于公司法人内部框架对 “基金法人”组织框架的重构
    探究上述两个框架,可以发现——虽然二者之间亦存在一些不一致之处,但是以共性居多,且共性表现得非常显著,在此对之不再赘述,谨将不一致的地方简单总结如下:
    第一,在委托人的设立上,公司法人中,股东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对于股东大会的职责现行公司法有详细规定。而在当前的企业年金管理模式下,企业和职工作为委托人在实践中往往缺失,虽然《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中明确规定了“企业和职工”作为企业年金的委托人,但是除此之外,对于企业年金委托人的其它细节,法规和文件鲜有规定,这就导致实践中容易出现虽有名义上的委托人,但是由于委托人机制不健全,机构不明确,权责不明晰,因此导致了在出现问题时难以有效解决的窘境。
    第二,在受托人的差异上,公司中的董事会和企业年金中的理事会以及法人受托人的成员构成、以及成员对于法人财产的权益不同。
    第三,在是否允许破产上,公司法人以公司财产为限,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且公司可以破产、清算、合并;但是在现行情况下,企业年金计划是不允许破产的。
    第四,在责任承担上,公司的各种行为由公司依其独立的财产对外承担责任,因为公司一旦依法设立就具有独立财产和独立责任,这实质上是现代公司制度的核心;而在企业年金中,由受托人承担全权责任。
    如果按照公司法人的内部框架来对企业年金计划加以规范,可将上述框架2中的相关问题调整如下:
    第一,在委托人的设立上,在当前情况下,可考虑通过立法对企业年金委托人加以详细规定,以指导实践。参照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中位于顶层的股东大会,初步认为可以在企业设立一个类似于股东大会的机构,以行使委托人职责。具体而言,在企业举办企业年金计划时,可以考虑建立企业年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年金管委会),使其行使委托人的职责,负责企业年金方案拟定和修改、建立企业和职工的协商机制、监督受托人的行为等企业年金事务。年金管委会是负责企业内部决策和监督企业年金事务的议事机构,接受企业和职工委托进行工作,由企业和职工进行监督,不在企业年金市场化运营的监管范围之内。管委会由企业代表和职工代表组成,职工代表委员由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或由职工大会选举产生或由工会推荐产生,企业代表委员可以由企业指定。在人数限制上,年金管委会委员不得少于5人,其中职工代表不应少于三分之一,且总人数不得为偶数。
    第二,在责任承担上,当前实际情况是中国的企业年金市场刚刚处于起步阶段,企业年金受托人相对比较弱小,位卑言轻,且收益仅有基金净额的1.2‰,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使其承担过重的责任,不但有违权责一致的基本法律精神,而且也不容易推动企业年近市场的发展。因此,现有观念中认为受托人应该承担全权责任的做法,是偏颇的。虽然我国《信托法》规定——受托人以亲自处理信托事务为原则。只有在信托文件有规定或不得已事由下,才可以委托代理。但在委托代理情况下,即使受托人就委托人的选任和监督尽到注意义务、善良和诚实行事,他仍将因为代理人的行为而承担责任。很多学者认为基于全权责任原则,此处的责任应该是无过错责任,但是实际上基于法理上权责统一的基本原则,对此处的责任应该理解为“过错责任”。
    企业年金计划的主体定位问题至关重要。参照民法中最为深邃且已日臻成熟的法人制度,可以发现虽然相关法规尚未明确企业年金计划的法人资格,但是当前的企业年金计划,却已经在实质上具备了法人的成立要件和基本特征,从法理上来看应归属于大陆法系里法人分类中的“营利法人”,与当前我国《民法通则》中的“企业法人”性质类似。在明确了企业年金计划的基金法人定位、梳理整合了企业年金组织结构中相关主体的关系、并基于公司法人内部框架对企业年金计划这一“基金法人”的组织框架进行了重构之后,实际运营过程中的一些相关问题,便可迎刃而解如相关主体的权利义务划分问题、法律责任主体的确定以及责任分担问题、监管问题以及信息披露问题等,本文限于篇幅,不再一一赘述。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保险学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中街7号 邮编:100716 电话:(010)84209318 传真:(010)84209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