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保论坛 > 历届年会 > 第四届论坛·2010 > 年会盛况 > 养老保障专题论坛
杨燕绥:多层次养老金体系建设
 
时间:2010-09-03 22:01:00 来源:
收藏】【打印本页】【关闭
 


养老保障及其内涵分析

老有所养需要日常支出的养老金(现金流)、可及的医疗服务、老年住所及服务,需要基于个人财务周期进行规划以提供养老资产。市场风险和信息不对称限制了个人能力,养老保障成为国家义务和政府责任。好的养老金政策是政治民主、国家理财与社会和谐的集合。

养老金涉及代际间和贫富间的收入分配,需要公平与效率相结合。面对人口老龄化应当慎用“现收现付”手段,在“财政补贴”和“政府担保”到位之后,更多考虑个人积累、市场机制和公共治理问题,制定具有避免老龄社会危机战略意义的养老金政策。

 

多层次养老金体系结构特征

第一,社会统筹养老金(第一支柱)待遇趋低,包括国民年金、社会养老保险和政府养老补贴等,均以提高退休年龄、缴费年限、居住年限、经济状况调查等条件限制待遇。

第二,个人积累制度化和市场化(第二和第三支柱),包括各类职业养老金(除荷兰外)均实行个人账户和个人储蓄,从自愿到强制,从个人行为到政策行为;50多个国家依法建立了个人账户,高收入人群50%以上的养老金来自个人账户。各国家纷纷采取积极措施,确保养老金受益人利益最大化。

 

中国养老金结构调整展望

现行养老金政策结构

我国正在构建覆盖人人的基本养老金(第一支柱)政策体系,尚有很多人没有养老金,养老保障公共品尚缺位。基本养老金政策碎片、统筹层次低、待遇差距大、个人账户贬值、退休年龄早、预期寿命长,亟待一个全民的、统一的、精算的养老金方案。

信托型企业年金(第二支柱)始于2005年,雇主和个人缴费均计入个人账户,由受托人管理,养老基金安全且保值;但由于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负担过重,国家对职工年金缴费征税,至今仅覆盖面较低,资金规模较小,年金领取的制度安排尚不完善。

居民自愿养老储蓄和商业养老年金具有一定规模,但缺乏法律约束,面临随时取款和退保的可能,还不能称其为养老金第三支柱。

老龄社会的挑战和机会

2015年劳动人口下降,老龄人口上升,在2035年将出现“老龄社会峰值点”,即8.1亿劳动人口对2.94亿老龄人口,除在校、失业和低收入人口,将出现不足2个纳税人供养1个养老金领取者的局面。在宏观经济均衡的前提下,可通过增加就业、改善人力资本和养老积累等方式来提高老龄人口的人均产出,实现由老龄人口“就业能力、投资能力、消费能力和纳税能力”构成的老龄人口红利。

养老金结构调整的路径

政策显示:中国养老金将朝着“社会统筹国民化”和“个人账户全民化”相结合的模式发展。应当将养老金结构调整纳入国家转变发展模式的重要举措,有效抑制短期行为和部门利益,一手强化财政的养老投入,一手促进养老金市场发展;国家应当部署研究养老金结构调整,指导社保机构强化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的管理能力。

第一,中央统筹国民化,按照公共品原则筹集资金,向全体达到法定年龄的国民支付基础养老金,消除老年贫困。

第二,个人账户制度化、全民化、市场化。

首先,鼓励个人建立账户,一生择时酌情地储蓄养老金。

其次,规范养老金市场,实现保值增值。一要依法建立国家个人账户养老金管理委员会、做强受托人,做到责任明确、费用合理、方便携带。二要增加养老基金投资项目和建立保值措施,让养老金投资者分享国家经济进步的成果。三要建立健全养老金市场信息披露、公众教育、绩效评估和监管制度。

    最后,机关事业单位改革应坚持帕累托改进原则,带动养老金结构调整。机关事业单位应当建立职业养老金和个人账户,与国民基础养老金同步实施,并逐渐替代退休金,平稳对接国民基础养老金。

 

中国企业年金的标杆作用

制度安排存在优势:一是信托原则,养老金资产独立不受机构资产负债影响;管理费透明维护双方信任合作关系,有效抑制了急功近利的倾向。二是治理结构“产权明确、责任清晰”,通过市场竞争选择受托人并由其承担全部责任,包括养老基金资产配置、选择监督服务商,对投资绩效进行归因分析;纠正了现行社会养老保险混账管理带来的弊端。三是严格监管,在初期对受托人实行了“审慎人准入退出”和“投资数量限制”的双重监管,初步建立了“集中监管与分业监管结合”的协同体制;养老基金信息披露和公众教育正在完善,诸多企业在管理年金计划的过程中改善了人力资源管理系统,建立了集体协商和职工参与的常规机制,为工资协商树立了样板。

发展阻力:一是对年金缴费即期征收个人所得税,存在概念、法律错误,损害了职工的积极性,导致了“大企业俱乐部”现象。二是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资金长期被挪用,且数额巨大,损害了职工的养老金权益,挤出了养老金市场,年金规模发育不良,雪球效应不明显,受托人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三是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行动滞后,限制了受益群体的谈判能力和参与能力。四是集合年金计划法规缺位,不能合法开户和经营限制了中小企业年金计划的发展。五是监管部门能力建设滞后,缺乏专业专门监督机构,以及专职监督人员。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
  中国社会保障网对任何包含于或经由本网站,或从本网站链接、下载,或从任何与本网站有关信息服务所获得的信息、资料或广告,目的是为公众提供资讯,服务社会公众,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或可靠性。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通过我们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我们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我们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以上声明之解释权归中国社会保障网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贤纳士
中国社会保障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8705号